特洛伊之谜

更新时间:

荷马史诗中富丽的城市、坚固的城堡和激烈的战争,长期来被认为是没有根据的奇谈。但是对荷马史诗怀有热切信念的德国考古学家施里曼却找到了传说中的城堡特洛伊及其无尽宝藏的所在地。从此,施里曼和特洛伊的故事成为考古史上最动人心弦的伟大传奇,爱琴文明也由此翻开新的一页。

特洛伊之谜

荷马史诗是欧洲传奇文学宝库中最璀璨的一部分,很少有故事能像“特洛伊战争”的传奇故事那样流传至今。公元前8世纪盲人荷马利用一大堆从远古时代流传下来的神话、传说和民间故事,创作了《伊利亚特》、《奥德赛》两部史诗,向人们描述了发生在公元前13世纪的那场战争和希腊英雄们的命运。

《伊利亚特》讲述了希腊联军围攻特洛伊城的故事。战争的起因是由于特洛伊王子帕里斯利用在斯巴达王墨涅拉俄斯家做客的机会,诱拐了他的娇妻海伦。这件事,据神话传说原因是帕里斯在女神们的选美大会上把金苹果判给了爱神阿芙罗狄蒂,使她当选为最美丽的女神,而女神答应要把人间最美丽的女子海伦送给他为妻。帕里斯把海伦带回了特洛伊,战争因此而起。墨涅拉俄斯的兄弟、迈锡尼王阿伽门农从希腊各地召集阿该亚人(其中包括弥尔米顿国王阿喀琉斯、伊大卡国王奥德赛以及派斯吉王涅斯托身),决心为墨涅拉俄斯和他的家族受到的侮辱复仇。希腊联军庞大的船队穿越爱琴海,前去小亚细亚攻打特洛伊,而奥林匹亚的诸神们也不甘寂寞,各择一方助战。特洛伊国普里阿摩斯凭借坚固的城池奋力抵抗,希腊联军攻打9年,仍无所获。《伊利亚特》最后以残酷的战斗场面结尾。这场战斗发生在特洛伊城外,在希腊勇将阿喀琉斯和特洛伊主将赫克托耳之间交锋。阿喀琉斯由于好友帕特洛克罗斯为赫克托耳所杀而非常愤怒,大开杀戒,杀了许多特洛伊人,赫克托耳非常恐惧。他们围绕特洛伊城跑了三圈,最后阿喀琉斯用沉重的铜矛刺死了赫克托耳,特洛伊城一片悲哀。年迈的国王普里阿摩斯跪在阿喀琉斯面前,赎回了爱子赫克托耳的体,失败的阴影笼罩着特洛伊。荷马关于这一段的描述感人肺腑,成为世界文学作品中最感人的文字之一。

另一部史诗《奥德赛》讲述了希腊英雄奥德赛在特洛伊战争后,在外飘泊了十年,终于历尽艰辛回到家园的故事。荷马在《奥德赛》中经常回溯特洛伊时期的事,其中有关特洛伊战争的结局是这样描述的:在围城的第10年,奥德赛设计了木马计。希腊联军烧毁了营帐,坐船佯装撤退回国,但在岸边留下一匹巨大的木马,里面隐藏着希腊战士。毫无防备之心的特洛伊人把木马当作战利品运进城去。为了让木马通过城门,他们还拆除了一部分城墙。夜晚来临时,希腊战士跳出木马,与返回的希腊军队里应外合,终于攻破了特洛伊城,普里阿摩斯和他的子民们在劫难逃,特洛伊城亦被付之一炬。

19世纪60年代,施里曼已经腰缠万贯,发掘荷马史诗中记载的城市的愿望也更加迫切。1868年,他来到希腊和小亚细亚,第一次踏上荷马史诗中的这片土地。他兴奋不已,这里的一切都使他想起荷马史诗中的诗句,他在伊大卡岛参观时写道:“每座山,每块石,每条河,每一个橄榄园都使我想起荷马。我发现我猛地一跃,飞越了几百年,进入具有古希腊骑士风格的闪光年代。”他想找到证据验证荷马史诗的准确性,决定不再经商,要尽他最大的努力去发现荷马史诗中的传奇城市。他在书中写道:“的确,我需要钱,但是,钱这东西只能作为我实现一生伟大理想的工具。”

1869年,施里曼与他的俄国妻子离了婚。年已47岁的他如此醉心于古希腊的文化和历史,以至于认为只有希腊女人才适合做自己的妻子。他请朋友为他介绍,并强调“她必须对荷马充满热情”。很快施里曼如愿以偿,娶了17岁的希腊姑娘索菲亚为伴侣。虽然两人年龄悬殊很大,但志趣相投,婚姻十分美满。新婚后的施里曼不久就携带妻子动身前往土耳其,去寻找传说中的特洛伊古城,实现童年的梦想。

特洛伊究竟在哪里呢?根据荷马史诗的记载,人们只能推测出它大致的位置是在小亚细亚西北部沿岸一带,靠近赫勒斯滂海岸(达达尼尔海峡)。在施里曼之前,许多人曾在这一带找寻过这个传说中的城堡,但踏遍青山却一无所获。施里曼手捧荷马史诗,重点在土耳其西北部的布纳尔巴希村和希萨尔雷克山进行考察,许多人认为布纳尔巴希村有冷热二泉存在,村后的小山像是城堡的所在地,也就是特洛伊故址的所在地。但施里曼把这个地方的环境与荷马史诗中的描述进行对比后,很快排除了这个可能性。因为布纳尔巴希村远离海岸(距海13公里),而据荷马描述,希腊联军驻地离特洛伊不会太远,希腊人甚至能听到特洛伊城中的长笛声。而且,当年阿喀琉斯追击赫克托耳时曾绕城三周,若城堡建在村后山冈上,这一切根本不可能发生。他认定,希萨尔雷克山的可能性更大,它虽然没有冷热二泉,但离海近,地形更符合荷马的描述,而且,它附近有一座城市的遗迹,这个城市被学者认为就是罗马人所建的城市新伊利昂。他相信,荷马的特洛伊就在希萨尔雷克山下。施里曼这种“按图索骥”、迷信荷马的做法在当时被传为笑柄。

在千方百计才取得土耳其政府的挖掘许可证之后,施里曼于1871年正式在希萨尔雷克山动工挖掘。这位对荷马史诗抱有热情浪漫想象的考古爱好者,当时的挖掘方法有些鲁莽。他不像专业考古学家那样小心翼翼地对遗址进行挖掘,而是雇佣了100多民工,命令他们尽量挖宽挖深,从小山的这一端挖到那一端,挖出了一道130英尺长的坑道,有人讽刺道:“他简直是在挖苏伊士运河,哪里像是在考古现场挖掘。”但施里曼不管这些,一心只图尽快找到荷马史诗中的特洛伊。

使施里曼大感意外的是,他发现了埋在山丘下的一大片城市。一层一层的废墟一个压一个,每一层代表着一个城市,各层之间又有多层泥土相隔。有几层有灰烬存在,表明城市曾被火焚烧过。但施里曼对上面的几层不感兴趣,他认为真正的特洛伊,即荷马史诗中的特洛伊,应该是最下面或靠近最下面的地层。他大刀阔斧地掘毁了上面的几层,许多有价值的遗址就这样消失了,当时许多学者对这种无法挽回的损失大为痛心,斥责施里曼是“特洛伊的第二个破坏者”。

最初的发掘使施里曼感到失望和困惑,一挖到底的结果表明,在荷马描绘的特洛伊之前,还有更早的居民居住在这里。每天都有大量的文物出土,大多数是石器和陶器,陶器中大多数是单色陶瓶,造型很独特,有人面形的,女人形的,瓶身上捏塑出手和胸部,瓶颈上有眼耳鼻眉。施里曼心里充满了疑惑,荷马史诗中那些闪光的金属在哪里?他把所挖掘出的城市遗址命名为特洛伊Ⅰ,继续寻找真正的特洛伊。

但是,幸运之神没有抛弃施里曼。就在他决定打道回府的前一天,即1873年6月14日,施里曼在“普里阿摩斯宫殿”的一堵围墙下,无意中见到了期盼已久的金属的闪光。他抑制住内心的狂喜,不动声色地叫索菲亚遣散了民工。他不想让民工把发现黄金的事上报给土耳其政府,因为根据许可证的要求,发掘者应将所发现文物的一半上缴给土耳其政府。而施里曼决心把找到的文物上缴给希腊政府,他已把希腊看成了他的家。

民工一走,施里曼就开始在那堵随时都要倒塌的墙下拼命地挖金子,一件又一件的宝贝从他的手中递到了索菲亚的手中。施里曼后来回忆道:“这需要很大力气,还会碰到极大的危险,因为这座堡垒的墙——我必须在墙下发掘,随时都会倒塌在我身上。但是看到这么多的器物,每一件对考古学家都是无价之宝,使我顾不到危险,也想不到危险。”据说索菲亚用她的红披肩,把这里的宝藏偷运到他们俩人居住的小屋里。

挖掘出的宝物相当丰富,有各种金银器皿、黄金饰物和青铜制的匕首、箭和斧子等,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两顶华丽的金冠。金冠一大一小,大的那顶由16000多块金箔缀连而成,冠冕上悬吊着74根短链子和16根长链子,冕顶由小环重叠圆环和刀叶形金片组成。小的那顶形似大金冠,只是链子吊在狭窄的金叶带上,侧边的链子较短,只能遮住双鬓。施里曼把小金冠戴到妻子头上,恍如看到了当年的海伦。

施里曼家族成功地把这批宝藏运出了土耳其,由在希腊的索菲亚的亲戚藏在花园和货棚里。1874年,施里曼向世人公布了“普里阿摩斯宝藏”的发现。人们这才相信,荷马史诗中的特洛伊城并非虚幻的传说。宝藏的发现也给施里曼带来了麻烦,土耳其政府极其愤怒地要求施里曼归还宝藏,而希腊政府也在土耳其人的压力下拒绝接受这批宝藏。最后,施里曼把它们送到德国,存放在柏林的一家国立博物馆中。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德国的艺术珍宝(包括特洛伊黄金宝藏)被统统打包藏进了地下碉堡,以防不测。俄美军队占领德国后,在混乱的局势中许多珍宝不翼而飞,特洛伊黄金宝藏从此不知下落,1993年,德国政府宣布,施里曼所发现的宝藏在大战后转移到了莫斯科。由于土耳其、希腊、德国和俄国在这批宝藏的所有权上展开了激烈的争论,“普里阿摩斯宝藏”直至1996年才在莫斯科展出,这是宝藏出土后的首次公开亮相。至于这批宝藏的所有权归属,仍处在谈判之中。世界各地的学者们则期望能尽快见到这批无价的、独一无二的艺术品,以便对其展开深入研究。

希萨尔雷克山下尘封已久的历史在考古学家100多年的努力下重见天日了,它向人们展示了数千年前的繁荣和衰落。特洛伊无疑是远古时代的一个强国,它雄居于海岬之上,俯视着欧亚之间的贸易通道。特洛伊因此而繁荣富强,也因此极易卷入战争并受到攻击。这种类型的冲突可能为数世纪的人所记忆,代代相传,从而给荷马的传奇故事增添了更多的渲染力量。千古传诵的荷马史诗在考古发掘下再次显示了它非凡的魅力。当然,特洛伊的传奇与施里曼的名字是分不开的,正是这个醉心于荷马史诗的传奇人物,为我们找到了湮没于几千年尘土之下的、充满神话传奇色彩的城市——特洛伊。

特洛伊考古不仅仅是一个永恒的传奇,它也开启了一个新的考古时代;接踵而来的迈锡尼考古发掘和克里特考古发掘,使爱琴文明的光辉重现人间,欧洲的文明史也因此整整提早了1000年。

上一篇: 杀人游戏 下一篇: 本色出演